荷蘭公共廣電系統是由三個全國性頻道、數個區域性公共廣電頻道,和約300個地方性公共廣播頻道所組成。(翻攝NPO臉書)
荷蘭公共廣電系統是由三個全國性頻道、數個區域性公共廣電頻道,和約300個地方性公共廣播頻道所組成。(翻攝NPO臉書)

遭受攻擊的公評人: 荷蘭個案

作者|翁秀琪

國際公評人組織ONO (Organization of News Ombudsman)七月份的會員新聞信,以「被攻擊的公評人」為題,提供了荷蘭和阿根廷兩個國家公評人遭受攻擊的詳細資料連結,由於此二個案,涉及歐洲和南美洲兩位公評人因為做出申訴報告而遭受攻擊的親身經歷,值得進一步了解與探討。對於這兩個個案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鏡電視公評人季報NO.3 <2022年ONO網路年會經驗分享--壓力鍋中工作的公評人:荷蘭和阿根廷案例>。本文將荷蘭個案單獨拉出,方便讀者閱讀。

背景

荷蘭的廣播電視最高管理機關是「荷蘭媒體管理局」(Commissariaat voor de Media 英文譯為 Dutch Media Authority),由荷蘭的教育、文化及科學部部長(the Minister of Education, Culture and Science) 依荷蘭2008年媒體法 (the Media Act 2008)任命三位委員掌理。 「荷蘭媒體管理局」下轄: 三個全國性公共廣電頻道 (荷蘭文簡稱NPO,英文譯為PSB TV channels)、數個區域性公共廣電頻道、約300個地方性公共廣電頻道、500個以上獲有執照的商業電視節目(其中含約十個全國性私有頻道,許多衛星頻道,和提供文字服務的電視(text TV services)。[1]

本案涉及的廣播電視台 Ongehoord Nederland 或可譯為「聞所未聞的荷蘭」。[2]

根據荷蘭文維基百科中譯版的介紹,Ongehoord Nederland(簡稱ON 或 ON!)是一個政治右翼民粹主義廣播協會,自 2022 年 1 月 1 日起成為荷蘭公共廣播系統的一部分。該廣播公司表示,它希望讓那些在主流政治和媒體中沒有代表權的人發表意見。

發起人是記者Arnold Karskens 和 Joost Niemöller 、演員兼作家 Haye van der Heyden 和前 VVD MP Ybeltje Berckmoes。 2020 年 12 月 4 日,主張ON!50,000 名成員需要被接納為(荷蘭公共廣播系統) NPO的廣播員。 2021 年 7 月,該廣播公司獲得了斯洛布部長的臨時認可。 2022 年 1 月 5 日,可以在NPO Radio 1網站上收聽到ON! 的第一次廣播。此一公共廣播公司的第一次電視廣播是在 2 月 22 日。

目前荷蘭公共媒體NPO的公評人是Margo Smit (她同時也是本屆國際公評人組織ONO董事會主席)。Smit[3]自 1997 年以來一直擔任調查記者。目前,她是荷蘭公共廣播系統 NPO 所有新聞節目的公評人。

Smit此前曾擔任新聞廣播公司 NOS 的公評人、荷蘭-佛蘭德調查記者協會主任、VVOJ 和格羅寧根國立大學 (Rijksuniversiteit GroningenIn) 的新聞學教授。1989 年,她開始在荷蘭電視台 RTL4 擔任新聞和專題報導記者,後來成為政治記者。1997 年,Smit 轉入荷蘭公共電視台的調查電視紀錄片系列 KRO Reporter 和調查傳記系列 KRO Profile。她調查了荷蘭君主制、核能安全、跨國公司的會計透明度、伊斯蘭教和煙草業等。

她共同製作了一部關於索馬利亞裔荷蘭女權主義者 Ayaan Hirsi [4]生平的紀錄片,該紀錄片被提名參加 2005 年歐洲紀錄片大獎賽。2012 年,Smit 為歐洲議會撰寫了一份關於歐盟成員國內調查性新聞狀況和調查性新聞作用的報告。

本文個案探討的是Margo Smit於今年調查了荷蘭前述右翼民粹主義廣播協會 Ongehoord Ne 報告共分六章 : 1 簡介,2.新聞業的轉變,3. 秩序、法律和規則:概述,4. 「聞所未聞的荷蘭」(Ongehoord Nederland)電台介紹,及其違反NPO新聞規範分析,5. 結論,和6. 建議,最後,公評人向 NPO建議Ongehoord Nederland 的節目因違反荷蘭公共電視NPO的新聞守則應該處以罰款

公評人Margo在經過近三個月詳細調查以後,於2022年6月7日公布了一份長達49頁的調查報告。[5] 報告共分六章 : 1 簡介,2.新聞業的轉變,3. 秩序、法律和規則:概述,4. 「聞所未聞的荷蘭」(Ongehoord Nederland)電台介紹,及其違反NPO新聞規範分析,5. 結論,和6. 建議,最後,公評人向 NPO 建議 Ongehoord Nederland 的節目因違反荷蘭公共電視 NPO 的新聞守則應該處以罰款[6]。 NPO 董事會最後決定, Ongehoord Nederland (簡稱ON) 將因違反荷蘭公共廣播電視公司的新聞準則必須被罰款。罰款金額約為 93,000 歐元 (約合台幣 2,846,543元),佔該台年度預算的 2.5%。 NPO 按規定最高可以核處年度預算 15% 的罰款。 ON 每年的預算金額為 360 萬歐元,因此罰款最高可達 540,000 歐元。

NPO認為該廣播電視公司沒有充分履行在荷蘭公共廣播電視系統內合作的承諾,就是必須遵循NPO的新聞準則。如果 ON 從現在開始承諾遵守準則,NPO 希望未來無需採取進一步措施。

根據 NPO公評人Margo Smit的報告,NPO 在6月中旬已經表示打算對這家新的廣播電視公司處以罰款。 她的結論是,ON 在它的節目中未能充分區分事實和觀點。根據Smit 的說法,ON 遭申訴的節目主持人,並沒有針對來賓不實的言論繼續提出足夠的批判性問題予以詰問,卻實際上只扮演了一個讓不實言論露出的管道。 例如,在脫口秀節目Ongehoord Nieuws中,比利時的右翼政治人物菲利普·德溫特 (Filip Dewinter) [7]可以毫無顧忌地宣傳極右翼人口理論。「這是一個至少應該被質疑證據的理論」,公評人Smit在她的申訴調查報告中指出。[8]

ON 在一次關於氮的報導中也犯了一個錯誤,在該報導中,記者一方面說農業是氮排放量最少的部門,另方面又說,86% 的氮排放來自農業。Smit 在她的報告中說:「作為一名記者,你現在正在分享明顯不正確的訊息,你沒有做好你的工作。」 [9]

最近幾週,ON 回應了 Smit 的報告以及 NPO 處以罰款的決定。ON 的主席Arnold Karskens 在公評人提出報告後表示,他「站在電台背後」。ON稱對廣播電視公司處以罰款的意圖是「對我們作為廣播電視公司的生存和荷蘭新聞自由的正面攻擊」。[10]

根據荷蘭Media Act 2008的規範,如果廣播電視公司受到兩次裁罰,可以吊銷執照。但是,該決定不取決於 NPO的董事會,而是取決於荷蘭掌理廣播電視的「教育、文化與科學部」(Ministry of Education, Culture and Science)。

ON! 的反應 : 電台不服裁決,進入法律訴訟

Ongehoord Nederland 表示「原則上不同意」荷蘭公共電視NPO 董事會的決定。據該廣播電視公司稱,ON被處以罰款是因為「已經表達了某些顯然不受歡迎的意見,例如,關於大規模移民以及我國氣候和環境措施對農民和公民的影響」。

Ongehoord Nederland 認為 NPO 因為他們違反了 NPO 新聞守則,即課予罰款 94,442.43 歐元,他們無法接受。

ON董事會主席 Arnold Karskens 則於 2022 年 7 月 7 日發表的聲明中表示:[11]

「對於我們年輕的廣播公司來說,這仍然是一大筆錢 (註: 指93,000 歐元 (約合台幣 2,846,543元) 的罰鍰),我們因此不能把錢花在改進我們的節目上。但更重要的是:Ongehoord Nederland 原則上不同意NPO董事會的觀點,即我們應該受到懲罰,因為我們已經表達了某些顯然不受歡迎的觀點,例如,大規模移民以及我們的極端氣候和環境措施的後果。國家,應該為農民和公民而存在。罰款,只是因為我們允許民選代表在我們的廣播電視台中廣泛發言。

讓我們把這一點說清楚:Ongehoord Nederland 不歧視,並希望為每個人提供一個舞台,討論諸如歐盟日益增強的權力對電暈措施的後果等話題。我們的使命是從另一邊照亮新聞領域,這也是媒體部長允許我們從 2022 年 1 月 1 日起加入公共系統的主要原因。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正在考慮對(荷蘭公共廣播公司)董事會採取的懲罰措施採取法律行動。ON! 堅定支持言論自由,反對任何審查措施。在成熟的民主國家中,必須繼續聽到未聽到的聲音。」

荷蘭的這個公共廣電系統 NPO 的董事會因為公評人的調查而可能和今年初剛獲准加入公共廣電系統的新廣播電視台Ongehoord Nederland對簿公堂的案子,目前仍在進行中,後續如何發展需要持續關注。至於國際公評人組織ONO對於本案所採取的立場是: ONO 對荷蘭廣播電視台ON! 法律訴訟的合法性不予置評,但是本案例有助於了解,當公評人只是想好好地履行其職責時,情勢的演變往往可以快到【甚至惡化到】甚麼程度。[12]

看來,公評人這個職務,不只是像ONO手冊中說的「是新聞機構最寂寞的職務」,他/她可能也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職務。 但是,公評人就是要耐得住寂寞,經得起攻擊,竭盡所能履行職務,捍衛新聞專業品質與尊嚴,行所當行,才配享有這個名器。

[1] https://www.cvdm.nl/english-summary-dutch-media-authority?fbclid=IwAR25cbIKl55s5lZVPzzfBjamozcQN7Pz8sG-_a0WQtJiEg8Zoh0S15UsACA

[2] https://nl.wikipedia.org/wiki/Ongehoord_Nederland

[3] https://www.icij.org/journalists/margo-smit/

[4] https://zh.m.wikipedia.org/zh-tw/%E9%98%BF%E4%BA%9E%E5%AE%89%C2%B7%E5%B8%8C%E7%88%BE%E8%A5%BF%C2%B7%E9%98%BF%E9%87%8C

[5]https://www.omroepombudsman.nl/storage/configurations/ombudsmannponl/files/document_on.pdf

[6] https://nos.nl/artikel/2435714-npo-legt-ongehoord-nederland-boete-op-voor-schenden-journalistieke-code

[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lip_Dewinter

[8] https://nos.nl/artikel/2435714-npo-legt-ongehoord-nederland-boete-op-voor-schenden-journalistieke-code

[9] 同前註。

[10] 同前註。

[11] https://ongehoordnederland.tv/2022/07/07/persberichten/persbericht-over-strafkorting-npo/

[12] 語見ONO會員七月號新聞信頁2,由於該新聞信僅供正式會員閱讀,故無法附上連結。

更新時間 2022.09.13 03:18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