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src="https://sb.scorecardresearch.com/p?c1=2&amp;c2=35880649&amp;cv=3.6.0&amp;cj=1" alt="comScoreNoScript"/>

廣告

廣告

(左圖:這是2018年美國麻州民眾以拼字方字參與#MeToo活動 路透;右圖:日本MeToo 代表人物獨立記者伊藤詩織 AFP)

新聞工作者在職場受到性騷擾和性侵害,怎麼辦?

作者|外部公評人翁秀琪

過去在台灣討論得比較多的是媒體報導對性侵害犯罪事件、性騷擾事件,暨兒童及少年保護事件之被害人處理原則,對於媒體工作者本身如何保護自己不受性騷擾和性侵害,反倒鮮少討論。 底下,我們先來看一個日本的媒體界MeToo個案。

日本個案: 伊藤詩織(Shiori Ito)以一個人的力量撼動體制

2020年 9 月,《時代雜誌》選出年度全球百大最具影響力人物(Time 100)。日本由兩位女性獲選:其中一位是第二次上榜(第一次在2019),3 度奪得大滿貫賽冠軍的職業網球選手大坂直美(大坂なおみ);另一位則是現居英國倫敦的前獨立記者伊藤詩織(Shiori Ito)。 她在遭安倍傳記作者[1],且有「安倍御用記者」稱號的山口敬之性侵後,與之纏訟逾 4 年,雖然刑事訴訟最終未能起訴,但是民事訴訟於2019年12月獲東京地方法院裁定勝訴,且駁回山口的反訴,判賠金額330萬日圓(當時約合新台幣92萬)。

根據本文作者參考換日線編輯部編譯張翔一的整理[2],以及自行整理BBC紀錄片《日本之恥》(Japan's Secret Shame)[3]和伊藤詩織出版的《黑箱》(Black Box)[4]一書後發現,事件始末為[5] : 2013年,兩人因山口敬之光顧過伊藤在紐約打工的酒吧而認識。據伊藤指出,當時山口得知她在美攻讀新聞,便大方表達「TBS 很缺人才,畢業後與我聯絡」,她因而在返國後寫信詢問工作機會。

2015 年 4 月,自美國紐約大學畢業返國的伊藤詩織,與時任 TBS 電視台華盛頓分社長山口敬之,於某次山口從任職的華盛頓返回日本時,邀約伊藤在東京一家壽司店用餐吃飯討論求職狀況。

然而在席間,伊藤因不勝酒力(據伊藤的書以及公開說詞,為僅喝一到兩杯清酒)失去意識 (應該是被下了所謂的強姦藥),清醒後卻發現自己已經全身赤裸躺在床上。根據日後公布的監視錄影畫面、計程車司機證言等證據,當時山口拖扶著明顯意識不清的伊藤詩織,進入自己下榻的飯店房間。計程車司機的證言中,提及路途中,伊藤詩織曾數度請他把她載到附近的地鐵站。

伊藤詩織發現自己遭到性侵,初期手足失措不知如何處理,猶豫數日後決定對此事採取法律行動。 她赴醫院驗傷後,向東京警方報案,控訴山口的惡行並對此事採取法律行動。

然而,關於案情本身「兩造說法」有南轅北轍的版本。相關的攻防日後除了在法庭上、更延伸到輿論戰場上。伊藤詩織出版了《黑箱》(Black Box)[6]一書描述遭到性侵與司法不公對待的過程;山口敬之則在月刊《Hanada》上發表了〈致起訴我的伊藤詩織女士〉(私を訴えた伊藤詩織さんへ),反駁伊藤的說法。

伊藤在英國接受 BBC 2 的訪問,拍攝了紀錄片《日本之恥》(Japan's Secret Shame),片中她以非常柔美緩慢卻堅毅的聲音,於近一小時的影片場景中,伊藤通常都是一個人出現,對於她本身被性侵的過程,接受日本警方調查的經驗,有詳細描述,針對日本不論在法律、教育、實務操作上,對於性侵受害者的處境都極為不友善,也提出強烈的批判,因此觸怒了許多日本人,包括網路名人杉田水脈、蓮見都志子(即はすみとしこ)等人。

伊藤詩織指出,因飽受國內網路言論霸凌,連帶使家人生活受到影響,自己甚至曾經 3 個月不敢回到自己住家,因而選擇再度離開日本,轉赴英國尋找工作機會。2019 年底的民事判決勝訴後,伊藤的代表律師並向上段提及的杉田水脈、蓮見都志子(即はすみとしこ) 等人提告求償。

在日本的這個個案中,我們看到獨立記者伊藤詩織(Shiori Ito)以一個人的力量撼動體制,一個男性中心,性平意識極度扭曲的社會文化情境體制。 透過她的努力,一百一十年未大幅修訂過的日本刑法,也在2017年修訂,把舊版刑法中的「強姦罪」及「準強姦罪」的罪名變更為「強制性交罪」和「準強制性交罪」。內容主要差異,舊法的犯行僅以女性為對象,新法則包含對於男性的性行為,另外也擴大了「性交」的定義,肛門和口腔的接合也被納入性行為的範疇。[7] 另外,2015年時,日本僅有25個區置有性侵防治中心,目前有48個區置有性侵防治中心,但根據上述BBC的紀錄片,這些中心的軟硬體設施仍有極大改進空間。

台灣媒體界的MeToo

值得注意的是,在台灣維基百科上有關MeToo的辭條[8],有關「媒體類」的部分實在少得可憐,只有以下一小段文字 :

「2023年6月8日中國國民黨台北市議員鍾沛君在Facebook中揭露朱學恆曾在2022年8月份的聚餐上,未經同意摟住強制親吻得逞。朱學恆已於2022年8月19日簽署切結書和解,但與之前簡訊的切結書內容不同,事後也違反和解書內容。2023年6月9日,朱學恆在「朱學恆的阿宅萬事通事務所」的個人YouTube頻道上宣佈停止所有直播、錄影,並無限期停止公眾活動。」

為了瞭解台灣媒體職場性騷擾大致狀況,筆者問了幾位曾經任職或正在媒體工作的朋友,請他們提供自己或朋友的經驗,並請其分享在職場遇到性騷擾事件時,是如何因應的。

自己或朋友遭遇性騷擾的狀況

「其實在新手時候受到的騷擾比較多。 那時學校教育、外界討論也少。 我記得我也被問過是不是處女之類的話題,等到資深了大家反而都有自己的方式避免 (被性騷擾)。」

「初入行當記者時,有資深記者邀約討論電影,約在xxx看DVD,結果只有我和他兩人。我看門上有玻璃窗,就勉強跟他一起看,我心想就當做看電影好了,結果對方很自然把手搭在我肩上,我馬上起身表達要離開,然後就快速先行離去。」

「剛開始出來跑新聞時,性平意識還沒發展。 在XXX生活組, 隔壁市政組的組長, 老是對我們生活組的女記者言語騷擾,還有邪惡的眼神。 後來 我們三個女生去投訴主管,主管警告了那位組長後,沒有太大的改善。後來,我們就儘量在外面發稿 不回辦公室。」

「(採訪對象的)官員傳曖昧簡訊,稱讚身材好、會穿著之類。」

「二十年前在台灣跑新聞,女記者在應酬餐宴上,不能說很常,但難免會碰到毛手毛腳的同業或官員。當時XX部一位次長,喜歡拉女記者的手,東摸摸、 西碰碰。我知道這感覺不對,但為了採訪新聞,加上他年紀明顯比我們大許多 就算了。(之後), 非不得已,不進他的辦公室採訪。還好,那時電視記者都是兩人行動,所以,不覺得害怕。」

「在報社時赴美留學的一年,有台灣在國外教學的學者,約我和另一位年輕女性表演藝術者去他家吃飯。我們那時都才二十幾歲,結果只有兩人。他說另一位有事不能來,我禮貌性的吃完飯要離開,對方說可以睡他客房,我更堅絕馬上離開並從此不再連絡。」

「有一次公司尾牙,因沒想到酒的後勁那麼強,察覺到時已經來不及。 我被攙扶回到自己辦公室倒在沙發上,意識模糊,但我知道『有人』來做了騷擾的事。」

在職場遇到性騷擾事件時,是如何因應的?

「我的因應是馬上表態,千萬不要不好意思或隱忍,讓對方早點停止任何的連想和可能性,例如馬上離開或馬上制止。同時不能有任何的貪念,包括利益和權勢。」

「讓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有一次和公司同事參加X航餐敘。 坐在身邊的X航人員大概是酒喝多了,手開始不安份。 我的做法就是站起來開罵:『你在幹什麼?』 然後 很快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 跟我換了位子。」

「我通常會察覺不對勁時,用軟性的方式馬上逃離現場,因為性騷不像性侵,有時証據不足,如果對方見笑轉生氣,嘴在人家臉上,對方可以隨便說,變成女方啞吧吃黃蓮;或是太激烈的反應態度,如遇到理智線斷裂的人,有可能會發生更危險的事。因此女性在因應之前都要想清楚,保護自己是最終原則。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因應,還算OK。」

性騷擾的分類及新聞工作者在職場可能遭遇的性騷擾類型

根據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對於性騷擾的定義[9] ,性騷擾的類型可以分為以下四種: 1、言語的騷擾,2. 肢體上的騷擾,3. 視覺的騷擾,以及4. 不受歡迎的性要求。 四種類型的詳細說明請參考本文附錄。

至於新聞工作者在職場可能遭遇的性騷擾類型則有[10]:

---- 威脅性交換式之性騷擾:此種性騷擾係上級主管,以明示或暗示之方式以開革、降級等不利於當事人的威脅,要求下屬滿足其性索求,或以具有性意味之言行舉止,作為勞動契約之成立、存續、變更或分發、升遷、降職、報酬、考績、獎懲等不利於當事人的威脅作為交換條件者之性騷擾。

---- 敵意工作環境之性騷擾:此種性騷擾是因老闆或主管利用職權對員工提出性要求、或以具有性意味的語言、行為加以挑逗,足以引起員工不悅或反感者,造成侵犯或干擾了受雇員工的自由、人格尊嚴或影響其工作表現者。這種蓄意製造一個令當事人感到敵對、恐嚇、或被侵犯的工作環境,使員工無法在就業場所繼續工作的情形。

---- 同事間性騷擾:屬於敵意工作環境的性騷擾事件,敵意工作環境性騷擾事件大多發生在同事之間。

---- 客戶性騷擾:又稱為「公司外成員之性騷擾」,公司之員工受到來自公司外之成員,如客戶之性騷擾、報導對象或消息來源之性騷擾。

---- 職權性騷擾:又稱職務不平等關係中優勢者的性騷擾,又稱業務性騷擾; 業務性騷擾中,例如媒體主管對屬下之性騷擾。

媒體從業人員在遭遇性騷擾或性侵害時,怎麼辦?

黎蝸藤在<實名、真實、真誠嚴肅三控訴原則>一文中[11],開宗明義就指出,「MeToo控訴一定要實名、真實、真誠嚴肅。這樣才可以給公眾更大的信心,合理化非常時期的「輿論定罪」。

<<經理人>>對於職場若遭遇性騷擾應如何保護自己提出具體建議: 遇到職場性騷擾,蒐證、舉證來保障自己的權益[12] 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賴芳玉提出以下幾種具體的方法,供受害者參考。

「感覺被騷擾時,以 LINE、email 表達不適感受與拒絕態度,做為日後佐證

要特別注意的是,在申訴或檢舉過程中,證據充分與否將會影響案件是否被受理。建議受害者可以在剛開始感覺被騷擾時,寄 email 給對方,表達不適感受與拒絕態度,亦做為日後佐證;或是透過 LINE 及其他通訊軟體,做為蒐集證據的管道。」[13]

「轉述他人做為人證,或將過程記錄下來,增加證據可信度

除了上述物證外,如果有目擊者,或是受害人曾向其他人轉述騷擾事件,也可做為人證。假使受害人因為擔心遭受耳語或異樣眼光,而不敢向他人傾訴,也可以透過日記(盡量以手寫,增加證據可信度)詳細記錄性騷擾的過程及感覺。」[14]

「透過錄音舉證,受害者必須是對話者之一,避免證據無效

另外,若想透過錄音舉證,記得受害者必須是對話者之一,避免因為竊錄侵犯隱私權,導致證據無效,或另涉妨害祕密罪。」[15]

除了以上個人可以採取的因應策略外,責成工作組織完備制度,使媒體工作者在遭遇性騷擾及性侵害時,可以得到組織的協助,可以有完備的申訴管道,也是保障媒體工作者可以在工作場域中獲得性平對待的重要環節。

我們在日本的案例看到,獨立記者伊藤詩織在一個性平極度扭曲的社會文化中,以一己之力撼動體制,促成改變。 台灣的媒體工作者,不論性別,實在不應該再保持緘默,應該利用這波的MeToo風潮站出來爭取更友善的性平工作環境。

附錄

根據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對於性騷擾的定義[16],性騷擾的類型可以分為以下四種: 1、言語的騷擾,例如過度強調女性的性徵、性吸引力、讓女性覺得不舒服。

2. 肢體上的騷擾,任一性別對其他性別做出肢體上的動作,讓對方覺得不受尊重或不舒服。例如擋住去路、故意觸碰對方的肢體等俗稱「吃豆腐」的行動。

3. 視覺的騷擾,以展示裸露色情圖片或是帶有貶抑任一性別意味的海報、宣傳單,造成當事人不舒服者。

4. 不受歡迎的性要求,以要求對方同意性服務作為交換利益條件的手段,例如同意任用、升職等。

[1] 根據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B1%B1%E5%8F%A3%E6%95%AC%E4%B9%8B

山口敬之以下兩本著作均描述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

総理. 幻冬舍. 2016-06-09: 237. ISBN 978-4-344029606.

暗闘. 幻冬舍. 2017-01-27: 203. ISBN 978-4344030633.

[2]https://crossing.cw.com.tw/article/13990?fbclid=IwAR1UkrZvZ8I6z0ebH34qbFv9RzOhUYBafrsg2dDR35K_gDpNSh4Qo8Txfvc

[3] https://www.bbc.co.uk/programmes/b0b8cfcj 至於她接受訪談的視訊,可以看這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cOTPMiCqe8

[4] https://www.amazon.com/Black-Box-Memoir-Sparked-Movement/dp/1952177979

[5]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B1%B1%E5%8F%A3%E6%95%AC%E4%B9%8B

這裡對於事件始末也有非常詳細的說明。

[6] https://www.amazon.com/Black-Box-Memoir-Sparked-Movement/dp/1952177979

[7] 伊藤詩織著,高秋雅譯(2019)。<<黑箱: 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台北:高寶。

[8]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F%BC%83MeToo_(%E8%87%BA%E7%81%A3)

[9] https://a21.tajen.edu.tw/p/16-1021-19864.php?Lang=zh-tw

[10] https://www.lawtw.com/archives/305325

[11]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Type=2&SerialNo=174741

[12] https://www.managertoday.com.tw/articles/view/51360

[13] 同前註。 這個方法,我們在伊藤詩織著,高秋雅譯(2019)。<<黑箱: 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台北:高寶。一書中,看到伊藤於遭受性侵後,一直寫e-mail給加害者山口敬之,要求其道歉。

[14] 同前註。這個方法,伊藤詩織也有用到,例如當晚計程車司機的證詞,知情女性友人的證詞等。

[15] 同前註。

[16] https://a21.tajen.edu.tw/p/16-1021-19864.php?Lang=zh-tw

更新時間 2023.06.26 17:23

更多新聞